中国真的经历过三年大饥荒(三年困难时期)并且因此饿死几千万人吗?

中国人民日报甘肃分社社长 林治波 发微博称:

有人为了糟蹋毛主席,竟然夸张污蔑1960~1962年饿死几千万人。有人为此走访了当年饥荒最重的河南安徽很多村庄,情况根本不是有人污蔑的那样,乡亲们只是听说饿死了人,而自己并没有亲眼看见饿死人,能够直接证实的饿死者为数极少。至今没有一个告诉我他家里谁饿死了,可都在那里叫嚷死了几千万。还有人说,全家都死了,故无法告诉我。如果真是那样整家整家地死亡,那得死几个亿啊?

 

那究竟中国真经历有过所谓的「三年自然灾害」吗?真的死人了吗?
广西吃人潮也是同时期因为 所谓的「三年自然灾害」 才发生的吗?
究竟死了多少人,真的是几千万,还是如林治波所言“只是为了糟蹋毛主席”?

以下摘录一段来自知乎的回答,希望能有所借鉴。

到底有没有自然灾害,自然灾害到了什么程度,我不是很清楚,但我希望这个回答能终结知乎上对大饥荒死亡人数的疑问。
林治波微博的焦点纯粹是咬文嚼字,“饿死”和“非正常死亡”到底有什么区别?这是初次接触大饥荒问题时常常会混淆的概念。非正常死亡中直接饿死并不是全部,还有一大部分的超额死亡率来自其他病症,而营养不良是导致其他病症的重要原因。想要否定3000万,第一个陷阱就是揪出“饿死”来问有没有人亲眼见过饿死人,于是你怎么回答都不对,你亲眼见过,那是没有统计意义;你没见过,那说明大饥荒不存在。另外,死亡原因纯粹来自于饥饿的人口占全部死亡人口的比例可能并不很高。这位林治波也布下了这个陷阱。
待“饿死”和“非正常死亡”的定义搞清楚了,三千万的否定者还准备了第二个陷阱。各路英雄好汉在论述大饥荒数字时,引用频率最高的就是《新中国XX年统计资料汇编》(XX==50、55、60),其中报告了详细的各年人口,但这个数据有一个很可笑的地方,请看下表。

从1959年到1960年,中国的年底总人口不多不少,刚好减少了1000万人整,简直是故意卖这个破绽让人诟病“这数据在造假!”。而且净减少1000万这个数字,可能也确实是在82普查完毕后,因为某些目的,拍脑袋拍出来的。他与前后普查数据的矛盾非常大,很容易被挑出错误来。于是一旦有人引用了这个净减少1000万的数据来说明饥荒死亡之恐怖,立刻被人戴上“引用有明显造假嫌疑数据”的帽子,并进一步脑补这个数据是如何造假出来以抹黑毛的,开始诛心攻击。
第三个陷阱,是曲解大饥荒死亡人数的计算方法。非正常死亡,顾名思义,就是超出了正常死亡率的超额死亡率。超额的死亡反映到人口增长上,就是一个本来平滑的人口增长过程,突然出现了某年人口增加量异常低,甚至负增长。反对者抓住这个定义,把所有的人口少增,全部推脱到人口“少生”上,而人口“多死”则推脱得一干二净。他们的理由是,营养不良的情况下人口的出生率会大幅降低,人口少生占人口少增的绝大部分。这个理由看似成立,非专业人士至此往往败下阵来,被拖进“少生”到底算不算死亡的无聊文字争论中,最后以对骂结束。
愚蠢透顶的陷阱,一个蠢似一个。
事实上,在59至61年的大饥荒中,出现了三千万左右的非正常死亡,这个数字在20多年前就已经完全没有疑问了,1982年第三次人口普查数据甫一公布,立刻出现了大量相关的严肃学术研究,大饥荒的死亡事实和大致规模至此已经盖棺定论。我用1953、1964和1982年的三次人口普查、57年生命表与63年生命表等数据仔细验算过,在3000万这个数量级上,完全没有问题。
首先,必须清楚地定义“非正常死亡”这个词语,以及大饥荒的死亡人数到底是如何计算出来的。一般来说,相同性别、相同年龄段的人口,其各年死亡率是一个平滑的变化过程。比如一名40岁的男性人口,在57年生命表中的死亡概率是千分之5.47,在63年生命表中是千分之3.42,在81年生命表进一步降低到千分之2.53。那么一个最合理的假设是,从1957年至1963年,40岁人口的死亡率从千分之5.47线性降低到千分之3.42,到81年,又进一步线性降低到千分之2.53。
现在我们手中有53年、64年和82年的普查数据,我们想要看其中是不是存在超额死亡,就需要检验其中各年份的死亡率是不是线性降低,应该怎么做?首先,检验死亡率线性降低的假设是否正确。计算1964年的0岁以上的分年龄人口数,若他们按照线性插值法算出的分年龄死亡率一直生活到1982年,应该有多少人?而1982年的18岁以下人口,则使用统计数字中的人口出生率来计算。这样就制造出了一个“反事实”的人口数字,将这个反事实的人口数字和82年的普查数据相比较,得到下图。这个图拟合得很好,他告诉我们,在没有大规模饥荒存在时,死亡率线性降低的假设是符合事实的,同时1964年至1981年的统计年鉴出生率数据也较为准确。现在,我们用57到63年的死亡率线性插值出54至64的死亡率,并假设53年的分年龄人口将按照这个死亡率存活到64年,生成一个64年的反事实人口。

不难发现,1964年普查的年龄结构拟合出现了很大的偏误,主要有两点:
1,64年普查人口的10岁以下人口超出反事实人口;
2,64年普查人口的40岁以上人口低于反事实人口。
结合64至82模拟的准确度,我们可以接受64年普查的准确性。现在,数据提示了我们两点疑问:
1,从生命表公布的57年,到第二次人口普查的63年之间,必定出了什么事,造成了40岁以上的超额死亡。在40岁以上年龄段中,蓝色线和红色线之间的人口缺口达到2957万人。以此来回答第三个陷阱,“少生”论的支持者,40岁以上的人口,是如何少生的?
2,《新中国50年统计资料汇编》中的人口出生率也有较大的低估,按照这个出生率,64年的10岁以下人口将远少于普查数字。以此来回答第二个陷阱,“数据错误”论的支持者,数据的确错误了,但最严重的错误并不出在人口数字中,而是在出生率和死亡率中。统计局用1000万净减少这个数字当靶子,其实掩护了被人为降低的出生率和死亡率,这把人口的少增的一大部分,归因为“少生”。事实是,大规模“少生”的情况,并没有发生,所有的人口增量降低,几乎都来自于“多死”,尤其是40岁以上人口的超额死亡。因此,统计局的汇编数字,并不是高估了非正常死亡,而是仍然有低估。
最后,来回答第一个陷阱,“饿死”论的支持者,为什么3000万这个恐怖的数字,不能普遍得到大量现实亲历者的感性描述,而只能见于一些学者的著作中?答案很简单,因为大部分人们感觉不到。进一步计算表明,如果这3000万的超额死亡都发生在59至61年间,那么这三年的40岁以上分年龄死亡率将会上升至原本的7倍。7倍的死亡率,很难吗?真是太容易了,不少国家到现在还高于这个死亡率。健康的人生了病,小病患者因为营养不良拖成大病,本来能挺过大病的人病逝了,这一切都可以发生在不知不觉间。1000个四十岁的人,原本一年里要死亡4人,现在一年要死亡30人,不看宏观数据,如果信息也不畅通,这个变化是不少人几乎感觉不到的。难道3000万的非正常死亡,就一定出现饿殍遍地?就一定会出现大量全家死亡的现象?这描述的不是大饥荒,而是死了三分之一欧洲人口的黑死病。
最让人难过的是,大饥荒的死亡数字,不知何时已经成了一个让人在政治上表明立场,相互攻击智商的武器。一些人拼了命往下调,另一些又要把它往上调,完全来自于大嘴一张,没有任何严肃的态度。我想说,非正常死亡3000万,这是一个客观事实,不是筹码,也不是可以让某些人搬弄是非的玩意,到此为止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